本報記者 蒙志軍 於振宇
  2014年9月1日,距離第11屆中國——東盟博覽會在廣西南寧召開還有半個月。全長179公里的廣西南友(南寧——友誼關)高速公路,往來車輛熙熙攘攘,一派繁華。
  南友高速公路,是國家規劃的“五縱七橫”國道主幹線衡陽至昆明公路的重要組成部分,是中國通往越南等東南亞各國最便捷的陸路國際大通道。
  這條路的背後,還有一個關於為祖國踐諾的故事。
  2002年12月,湖南路橋建設集團廣西區域公司總經理秦英,帶著5名同事和一臺皮卡車,第一次來到廣西,便一舉中標南友高速公路項目。自治區交通廳要求:一個月內必須開工。
  秦英迎難而上。暫沒有錢,他先從家裡拿來6萬元開張;沒有住房,他租住在工地附近唯一的一戶老百姓家,打地鋪;沒有人手,他既當指揮員又當施工員,和幾個同事日夜連軸轉,平整場地填碎石,2萬平方米的亂泥地硬是被按期整理出來。
  南友路,是越南、泰國、緬甸等東盟國家領導人來中國南寧參加一年一度中國——東盟博覽會的必經之道。以後你們來,可以走我們中國自己的高速公路。2004年11月,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吳儀,在南寧指著尚在建設的南友路,向前來出席首屆中國——東盟博覽會的時任越南副總理範家謙,發出了這樣的邀請。
  這是中國人民的熱情邀請,更是國家的莊重承諾。但同時,也給建設者本來就緊張的工期帶來了更大壓力。
  從友誼關到南寧,過去只有一條234公里長的狹窄山路,全程要花費5個多小時,因為沿線環境艱險,甚至被人們稱為“魔鬼路”。
  沿線石峰突兀連綿、雲霧氤氳,是獨特的喀斯特地貌。這種地貌特征,極易產生溶洞,對工程建設是巨大挑戰。加之中越邊界區域,20多年前佈下的地雷錯綜分佈,“不敢越雷池一步”曾一度制約了野外施工。
  工期緊、技術難度大,為了保證道路能及時建成使用,秦英帶著團隊,經過現場測量,反覆調研,決定先建設公路半邊路幅,然後再鋪設另一邊。“如果按照正常程序,在短時間內完成困難很大,而且成本也會增加。但我們覺得,這條路代表著中國的形象,為祖國踐諾,我們責無旁貸!”秦英喊出了“共產黨員跟我上!沖在前!”
  “科學組織、拼命苦幹,是秦英在南友路成功的法寶。”同事回憶,秦英每次出差回來,第一件事就是坐4-5個小時車直奔工地,督進度、查安全、管質量。通車前幾個月,他經常堅守工地到凌晨4時。“他曾經一連幾天沒合過眼,我們實在沒有辦法,騙他服了兩片安眠藥才逼他睡了一個好覺。”
  2005年10月,南友高速半幅通車,參加第二屆中國——東盟博覽會的越南代表團,順利通過這條路從友誼關到達南寧,車程比過去縮短一大半。當年12月28日,南友高速全線通車,比原計劃提前4個月。通車之際,時任廣西壯族自治區主席陸兵揮毫題詞:“南疆國門第一路”,勒石立於中越邊境友誼關隧道口。
  南友高速公路的建成,不僅樹立了中國建築施工企業的良好形象,更為中國與越南等東盟國家的經貿交流與友好往來打通了便捷通道,成為一條重要的國際經濟紐帶。以中國——東盟自由貿易區的交匯點廣西憑祥市為例,南友高速通車後,該市邊境對外貿易保持高速發展勢頭。2007年,外貿進出口總額位居廣西各縣(市)第一;口岸進出口貨物總量同比增長38.9%,是1996年中越鐵路聯運恢復以來貨物運輸量最多的一年。口岸出入境總人數同比增長94.18%。
  如今,湖南路橋進軍廣西市場已有12年,從南友高速到百色——羅村口高速,從全興高速到桂林——陽朔高速,足跡遍佈八桂大地。承接業務合同金額從1.2億到15億,再到18.6億,目前累計已達133.7億元。
  在建的廣西崇靖(崇左——靖西)高速,總長147.36公里,總承包金額91.58億元,是湖南路橋自成立以來承建的最大公路工程項目,也是其首個“融資加總承包模式”項目。目前,工期剛過1/3,路基土建部分已完成近60%。  (原標題:為祖國踐諾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dejqq 的頭像
ydejqq

johnny+depp

ydejq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